太子宠婢她跑了

紫夭

首页 >> 太子宠婢她跑了 >> 太子宠婢她跑了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权臣与尤物 月东出 一朵花开百花杀 灵媒 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 全球高考 白月光是假的 女帝生存手册 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 太子宠婢她跑了
太子宠婢她跑了 紫夭 - 太子宠婢她跑了全文阅读 - 太子宠婢她跑了txt下载 - 太子宠婢她跑了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[]

弄青梅(1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天刚蒙蒙亮,破晓的光从雕花窗撒进来寝殿。因得昨夜里下了雪,有些灰沉沉的。四更天的更鼓刚响,金丝榻脚下的炭炉咯吱一声,冒出最后一丝火苗。

嬷嬷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,“殿下,该起身了。”

“今日除夕,殿下得要给皇上和太后请早安。”

长卿懒懒撑起来身子,正掀了身上被褥,要去拿厚衫来。腰上却是被身后的人一卷,又重新落回去了床榻里。

男人俯身和她凑得很近,鼻尖几乎贴着她的。那双长眸中瞳深不见底,却闪着些许腥火。

长卿不敢与他对视太久,忙垂眸下来:“殿下,嬷嬷在催了,该要起身了。”

却听他沉声对门外道,“退下。”

花窗上嬷嬷的影子飘走了,长卿脖颈上却落下细细密密的亲吻来,她侍奉太子殿下不过几回,敏感之处却已经全数被他掌握。

她目光落在他敞开的斜襟里,昨日夜里,这鼓实的胸脯上起了细汗,汗味儿混着他身上的龙涎香气,帷帐之中便全是他的味道…

长卿不敢伸手碰他,她很是清楚,她是殿下的,殿下却不是她的。

完了事儿,她气还急急喘着,却被扔在榻边,被褥零乱卷在一旁。实在太累了,她只好眯了一会儿,便听得旁边的人起了身,吩咐着,“更衣。”

长卿忙撑着身子起来,去案上取了他的衣衫来。她喉咙里干渴,腿脚还有些发颤,此时却顾不得自己。今年开春殿下发了场寒病,到如今还未好全,嬷嬷说不能让殿下再着凉。

婢女朝云端了热水进来,拧好了帕子双手捧着送到太子殿下手上。

沈嬷嬷领着婢女冉碧也迈进寝殿。长卿与嬷嬷作礼,却见嬷嬷眉眼里闪过一丝锋锐,该又是在责怪她会损了殿下的身子…

冉碧手中端着个檀木的小物案。物案上,放着个绣金龙的玄色香囊。

沈嬷嬷对殿下福了一福,“殿下,昨日太医来请脉,您身上的驱寒用的香囊味儿淡了得换。奴婢昨日,便让人给您置办好了。”

凌墨长眸低低扫过那香囊,喉咙里低哼了声,“嗯。”

冉碧这才持着香囊过来,想与他戴上,却听他又吩咐,“长卿来。”

长卿去冉碧手里接香囊。

冉碧将香囊交给她的时候,眼眸里几分不耻。

冉碧的样貌也是好的,一对杏眼中泛着桃花,薄唇娇俏,鼻梁细挺。

长卿想,若不是月前她来了东宫,殿下或许会临幸冉碧。

长卿走来他身边,持着那香囊,别好在他腰间。却听他俯身到她耳边,低声得只有她能听见,“身子怎么那么软呢?”

沈嬷嬷和冉碧还在后头,长卿耳尖一红,脸上就更不用说了。挂好了香囊,忙又退去了一旁,不敢抬头。若让嬷嬷和冉碧听到殿下方才那话,怕是又该不喜欢她了。

不莫小半个时辰,长卿跟着太子殿下从佑心院里走了出来,正往后宫里去。今日宫中除祟,皇子皇女们都要去寿和宫,陪太后娘娘守夜。

雪后初霁,一路上梅花飘香,阳光有些暖意。

殿下走在前头,长卿跟在东宫大总管苏公公身后。

她远远瞟着前面人的衣角。殿下平日里都喜欢穿玄色,黑压压的,太过庄严。今日这身青墨色的竹袍,才衬得他肤色白皙,衣形又显得他身子颀长,胸脯也高高的…

长卿喜欢殿下的胸脯…

可想着一出来便又要伺候一整天,长卿却又觉得好累…方才出门的时候,她本还跟殿下告假来着,“今日不如让朝云和冉碧伺候殿下,长卿身子有些不适。”

殿下却挑着她的下巴,淡淡两个字,“不行。”

长卿很辛苦,整日整日地侍奉殿下衣食,已经是很重的活儿了,夜里还不让她好好睡觉…方才出门扑粉画眉,她见自己眼睛下头都起了青雾,再这样下去,她怕是很快就要香消玉陨了…

行至养心殿,太子殿下才独自往殿里去给皇上请安,让她和苏公公在门外候着。

皇帝陛下身边的大太监苏瑞年是苏公公义父,二人相见,似是有些事情要交代。苏瑞年公公将苏公公拉到一旁,小声说话去了。

长卿又见养心殿的门开了,是晋王殿下从里面出来。

晋王殿下年长太子殿下一岁,因是宫女庶出,身份没有嫡出的太子殿下尊贵。可这几年皇上身子不太好,太子殿下羽翼未丰,朝政大事,便以摄政的名义,全交到了晋王殿下手上。

太子殿下眼眸像皇后,晋王殿下的眼眸却生得像皇上,深邃如鹰。

晋王背手走来长卿身旁,只是低眸扫了一眼她脚边的老梅树跟,长卿便明了他的意思,趁着苏公公没注意,随着晋王殿下身后,跟着他来了养心殿旁的隐秘小亭。

晋王在小亭的石桌旁坐下,问道,“太子对你怎么样?”

“还好…”长卿垂着眸,直淡淡答了两个字。

她原是安远侯府家的嫡亲女儿,可阿爹阮安远犯了案子,侯府被抄了家,阿娘也跟着阿爹一起流放了北疆。她原是要被发配官妓教坊中做艺妓的,却被晋王买了回来,送给太子殿下暖床。

只因得太子殿下和首辅纪家小姐,自幼青梅竹马。可晋王不想让太子和首辅联姻,便让长卿好生服侍太子殿下,见机拆散这门姻亲。

“还好?”晋王冷冷一笑,“本王听闻,太后娘娘早有将纪悠然送去东宫,照料太子的寒病的意思,算着时日该就是年后。你如今可有把握?”

“长卿…还未见过纪家小姐,也不知道太子殿下对纪家小姐,是什么样的情分。”

“今日你跟着他,便就见见。”晋王说着起了身,手背去身后,“太后中午在寿和宫摆宴,听闻便是想撮合纪家女儿入东宫一事。你多留些心…”

“长卿知道了,殿下。”

她随着晋王脚步的方向相送,却见他又微微侧身回来,低声问她:“昨夜,太子要了你几回?”

“……”长卿羞臊得脸蛋儿发烫,“两、两回。”

“哦,两回…他不是还有寒病么?”晋王面上暗笑一闪,而后挥袖走远了。

长卿回来养心殿的时候,太子殿下已经从殿里出来了。怕是见她不在门外候着,脸色好像很不好看,声音果然也是沉着的:“去哪儿了?”

长卿福了一福身,“长卿方才肚痛,去了茅房…”想了想又觉不妥,“长卿污秽了殿下的耳朵…”

“肚痛?”凌墨眼色往她小腹上扫过,长卿虽不敢抬头看他,却也察觉到了似的,忙双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小腹。

一旁苏公公差些笑出声,被凌墨斜目一撇,方才捂了嘴。

凌墨这才又领着二人往寿和宫的方向去了。

寿和宫得要绕过御花园的澄湖才能到。殿下今日却选了条近路,要从湖上石舫上过。

湖面上起了风,长卿有些冷,双手拢进袖口里,不自觉地走快了两步。

走到湖中心的小台,殿下正带着他们正从舫木屋旁边绕过去。

隔着舫木屋一路关着的小窗,长卿却听到,屋子里好像有人。

她顺着窗边的小缝儿看过去,屋子里坐着的两位,她做侯府小姐的时候都见过,是宋尚书家的嫡女宋冰玉,和杨侍郎家的次女杨听荷。

听杨听荷道,“姐姐今天扮得真好看,宋大人又刚刚升迁,夜里姐姐在家宴上,定会讨得太子殿下欢心。”

长卿这才望见,杨听荷一身浅碧色衣裙,倒是中规中矩。却是那宋冰玉,红领紫衫。贵女衣着用色向来讲究,即便今日是佳节,也未免也有些太过喜庆了。

宋冰玉被人这么夸着,好似也并未打算谦卑,“太后娘娘喜欢纪家姑娘,首辅大人位高权重,正妃的位置我们争不起。可父亲早早将我从江南接来,便就是来做太子侧妃的。等入了东宫,谁是正谁是侧,还不是都由殿下的宠爱说了算?”

长卿只觉这宋家小姐的口气未免大了些,而且,前面的那人怕是也该听到了。便见殿下果真停了下来,侧眸往窗户缝隙中扫了过去。

里头两位小姐依然毫无察觉。

杨听荷与那宋冰玉添了一道茶,又道,“只是宫里都说,殿下为皇后守孝三年,还未出孝,不近酒色,姐姐在家宴上准备舞曲,怕不怕殿下介意?”

宋冰玉却笑了声,“过了新年,殿下的孝期就满了。而且,我还听说…”话到这里,她刻意拉低了些声响,“太子殿下的佑心院里,养了个小通房,夜夜生欢。所以那不近酒色,该都是假的…”

“……”窗外,长卿心里咯噔一下,耳尖顿时滚烫。这消息走得快,不想都传去官场贵女之中了…前面殿下好像也回头看了她一眼,她将脸埋得更低了。

杨听荷听得面上也是一阵绯红,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,“姐姐果真是都已经筹谋好了,我就没得姐姐的福分,父亲官职未到,怕是年后就要将我许给连将军的庶子了…”

凌墨听完这席话也未做什么反应,领着长卿和苏公公,从舫木屋旁走了过去。

长卿跟着他进了寿和宫,见得嫔妃和公主们正给太后娘娘请早安。太后娘娘见太子殿下来,几分殷切,将人迎了进去,一同在暖塌坐下。祖孙二人说话,妃嫔和公主们便一旁听着。

长卿自也候着一旁,随时侍奉。

长卿望着他手旁的糕点,暗自吞了口口水。她昨夜累着了,今日晨起,伺候殿下出门,嬷嬷又只草草给喝她了一碗白粥。一路从东宫走来寿和宫,早就什么都不剩了…

殿下叫她添茶,她便去端那白玉茶盏,肚子里却不争气地“咕噜”一声长响…

糟了…

殿下好像听到了,她偷偷看了殿下一眼,殿下果然也正看着她。长眸里一丝轻蔑,看得她脸皮都快掉完了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推一下预收:《捡到失明大魔王后》——撩最辣的汉子,做最甜的小吃。

【文案:】蜜儿在甜水巷口捡了个男人回来,男人浑身是血,眼睛也瞎了,可洗干净了,眉如远山,鼻如峻峰,身上也结结实实的。家中也没个男丁,蜜儿动了小心思,治好了人家的伤,就留着人儿做上门夫婿吧,也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…

可自从男人能下床走动,一向平平静静的甜水巷里,总是伤病惨重…

老来蜜儿家骗饭吃的王阿婆,莫名在后巷里摔断了腿。

一直想偷蜜儿祖传药膳医谱的杜郎中儿子,总是鼻青脸肿…

蜜儿养的鸡被隔壁阿花偷吃了。第二日,阿花便捧着铜钱来还她…手腕儿上还带着淤伤…

男人的眼睛一天天见好,就快看得见了,却来了几个官爷,男人便要跟他们走。临走前,让人送了五十两白银来,给蜜儿当做谢礼。

蜜儿动了动嘴角,却什么也没说,收了那银子下来。

谁跟钱过不去呀?她独自一人也能过活。

**

明煜生来便是帝王手上的刀,十八般酷刑下酒,杀人饮血为乐。

可自打从甜水巷里回来,他忽觉刀尖上的人血黯然失色,比不上蜜儿做的饭菜秀色可餐。用刑犯的惨叫索然无味,不如那小丫头一声“明哥哥”。

冬日里寒,他总想着那丫头睡觉喜欢打被子…

新春将至,他忽的发现那杜郎中的儿子想娶了蜜儿,贪图那本药膳医谱…

夜半三更,他掀被而起,溜进了蜜儿的小院,又寻去了她的小砖房:“我娶你。”

【甜心妹妹.甜品铺子京城酒楼双料老板娘 X 落难被救.假上门夫婿.真禁军大都督.很凶那种(嗷呜)】

【架空大明】

喜欢太子宠婢她跑了请大家收藏:(m.wenxiba.com)太子宠婢她跑了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女帝 逍遥游 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 末日拼图游戏 锦乡里 枭起青壤 极道武学修改器 [综英美]生而超人 权臣与尤物 邪世帝尊 我靠炼丹发家致富 赛博英雄传 沙雕太子被撸秃了 从亮剑开始崛起 一朵花开百花杀 不羁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咸鱼皇妃升职记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
经典收藏 咸鱼皇妃升职记 春秋小吏 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 穿成替嫁小炮灰 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 白月光是假的 灵媒 年年雪里 我靠炼丹发家致富 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 太子宠婢她跑了 全球高考 一朵花开百花杀 女帝生存手册 [快穿]逆袭成男神 权臣与尤物 女帝 快穿之陈舟游记 判官 月东出
最近更新 我靠炼丹发家致富 全球高考 快穿之陈舟游记 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 一朵花开百花杀 月东出 年年雪里 灵媒 女帝 穿成替嫁小炮灰 春秋小吏 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 [快穿]逆袭成男神 太子宠婢她跑了 女帝生存手册 权臣与尤物 白月光是假的 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 判官 咸鱼皇妃升职记
太子宠婢她跑了 紫夭 - 太子宠婢她跑了txt下载 - 太子宠婢她跑了最新章节 - 太子宠婢她跑了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