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娇

时星草

首页 >> 撒娇 >> 撒娇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入戏 富婆租赁营业中 撒野 爆款创业 不做替身 如娇似妻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
撒娇 时星草 - 撒娇全文阅读 - 撒娇txt下载 - 撒娇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六十二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阮轻画震惊了。

察觉到怀里人的僵硬, 江淮谦吻着她的唇角往后,在她耳后轻啄着。

他没忍住, 低低笑出声。

“……”

三秒后, 江淮谦被打了。

阮轻画面红耳赤地将他推开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回家。”

江淮谦看她生气模样,摸了摸鼻尖。

“等会。”

他压着人在自己腿上坐着, 嗓音沉沉道:“我让司机先走?”

“不要。”

阮轻画真的没想到他这么流氓, 且不要脸。

他不要面子,她还要呢。他们俩再在车里待下去, 阮轻画都不知道司机该怎么想。

一想到这个可能性, 她就羞赫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阮轻画睨他一眼, “走了。”

江淮谦捏了捏她脸庞, 哑声道:“没良心。”

阮轻画微顿, 这才意识到了点什么。

她倏地低了下头。

片刻后, 阮轻画的脸更红了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她你了半天,没能发出别的字音。

江淮谦扣着她,深呼吸了一下说:“别乱动, 缓缓就带你回去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阮轻画感受着他落在耳后的温热气息, 身体微僵, 就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这人真的是个流氓。

好一会, 江淮谦才拉着她下车。

阮轻画瞥了眼, 他外套脱了下来, 正好挡住了身体反应。

她的手被男人牵住, 想挣脱却又无果。

阮轻画余光扫了好几眼,江淮谦拉着她进了电梯后才问:“看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阮轻画别开眼,小声嘀咕:“别人知道江淮谦是这样的吗?”

江淮谦挑眉:“别人知不知道不重要, 你知道就行。”

论厚脸皮, 阮轻画可比不过江淮谦。

而且最近这段时间相处下来,她觉得江淮谦有点隐藏的骚气。

之前只是闷骚,现在已经转变为明骚了。

阮轻画哑然失语,无言看着他。

江淮谦低低一笑,拉着她出电梯进屋。

一进屋,江淮谦不负她所望,开始明骚。

阮轻画呜咽了声,所有的话被他堵住,没办法完整说出口。

“洗……洗澡……”

阮轻画拍着他肩膀提醒,上了一天班,她觉得自己身上脏死了。

江淮谦沉沉地应着,吻着她嘴角道:“一起。”

阮轻画被他带进浴室。

房间内连灯都没开。

浴室里的灯光倒是明亮,阮轻画泡在浴缸里,跟一条咸鱼一样,任人宰割。

江淮谦倒也不算太过分,但也没太收敛。

刚刚在车里被她激起的欲|望,他并不打算压制。

……

从浴室出来后,江淮谦亲了下她的唇角,低声问:“饿不饿?”

两人到现在还没吃晚饭。

阮轻画“嗯”了声,嗓子有点哑:“饿。”

她埋头在枕头上蹭了蹭,“想吃炸酱面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他深深怀疑,阮轻画是故意的。

他无奈一笑,弯了下唇:“好,给你做炸酱面,你先睡会?”

阮轻画点头,小声说:“你把睡衣拿给我,我去沙发上睡吧。”

江淮谦敛目看她,“怎么?”

“陪你。”阮轻画说:“不然你一个人做饭多无聊?”

她虽然不想动,也有点儿记仇,但也不愿意让江淮谦一个人大半夜在厨房忙碌。

她点了比较复杂的食物,也得客套客套地陪下他。

江淮谦盯着她看了两眼,拿过旁边的睡衣给她。

他还顺手帮阮轻画穿上,把人抱了出去。

-

江淮谦进了厨房,阮轻画半躺在沙发上,时不时往厨房瞄一眼。

男人身上还穿着睡袍,头发半干地垂下,全然没有在公司时候的那种凌厉感和气场,看上去很温和模样。

阮轻画看着,有点入迷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江淮谦什么模样,她都喜欢。

即便是他有时候故意的,在那件事上折腾她,偶尔还跟她说些荤话,让她喊他哥哥师兄等等……阮轻画也都是喜欢的。

想到这,阮轻画不自在地摸了摸耳朵。

她都在想什么呀。

蓦地,江淮谦撩起眼皮朝她看来。

两人目光猝不及防对上。

江淮谦扬了下唇,笑问:“看什么?”

阮轻画倒也不怕,直接说:“看你。”

她故意停顿了下:“手里的炸酱面什么时候能做好。”

刚刚运动消耗体力过多,她饿了。

“……”

江淮谦无言,被她皮到了。

他觑她一眼,温声道:“很快,先吃点别的?”

阮轻画摇头:“不要,我就想吃炸酱面。”

江淮谦没辙,只能加快动作。

没多久,两碗热腾腾的炸酱面出锅。

阮轻画光是闻着味道,就饥肠辘辘了。

她笑盈盈地接过江淮谦给她的筷子,“谢谢,江总辛苦了。”

江淮谦睇她一眼,也不搭腔。

“慢点吃,还有点烫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阮轻画小口小口吃着,夸赞道:“好吃。”

江淮谦轻勾了下唇。

阮轻画很给面子,把碗里的全部吃完。

吃完后,她才觉得自己撑着了。

“我来收拾吧。”

阮轻画强撑着说:“我想动动,有点撑了。”

江淮谦指了指:“去站一会,不用你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阮轻画乖乖听从他安排。

到他收拾好厨房出来,阮轻画正捧着手机站在墙角边,仰头看着手机。

江淮谦凑过去看了眼,“跟孟瑶在聊天?”

阮轻画点头:“嗯,她问我明晚要不要约着一起吃饭。”

江淮谦挑眉。

阮轻画看她,“我和孟瑶约吃饭,你明天自己搞定?”

江淮谦揉了揉她头发,“嗯。”

他从不限制她交友情况,“去吧,结束了我接你。”

阮轻画笑,抱着他腰撒娇:“好。”

她说:“今天杜森跟我说,我和其他两位设计师会代表J&A去参加国际比赛,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会很忙,还得做各种培训。”

也正是因为此,她明天才想和孟瑶约着吃个饭。

过几天,她估计会忙的让人找不到。

江淮谦知道她心思,“嗯,培训会比较枯燥,基本上是上课。”

阮轻画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她好奇:“我们是在公司培训吗?”

江淮谦摇头:“不是。”

他低声说:“有专门培训的地方,到时候会安排你们过去。”

阮轻画怔了下,有点意外:“那意思就是……我得跟出差一样出去一段时间啊?”

江淮谦:“嗯。”

他笑笑,低声道:“我会抽空去看你。”

闻言,阮轻画毫不犹豫说:“那你还是别来吧。”

江淮谦:“?”

他看她。

阮轻画有理有据说:“你来了会分走我注意力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个答案,还真让江淮谦没办法挑刺。

他哭笑不得,捏了下她鼻子,沉声问:“你就舍得一个月不见我?”

阮轻画眨眨眼,把责任丢给他:“这不是你们公司的规定吗?”

江淮谦头一回搬石头砸到自己的脚,无语凝噎。

-

关于阮轻画要去培训这事,江淮谦其实早有心理准备。

这样说,也只是逗逗她,怕她一个人不适应。

好在,阮轻画的适应能力比他想象的要强很多,无论是在J&A上班,还是要出去培训,她都很快的接受适应了下来。

跟孟瑶约完饭的次日,阮轻画就被告知得出去去培训了。

培训的地方不在南城,在隔壁的一个城市。

阮轻画收到消息时候,并不意外。

据说是那边更安静,更适合创作和学习。

阮轻画走的这天,江淮谦正好回这边上班。

他还特意送了送他们。

阮轻画和他对看着,在同事们的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。

当然,眉来眼去略显夸张了点,但确实有眼神之间的碰撞。

真正要上车的时候,江淮谦还叮嘱了一番。

杜森了然一笑,看向其他人:“江总和Su过来的轻画有两句话说,我们先过去那边吧。”

众人没意见。

阮轻画是Su过来的,江淮谦给她交代点事,很正常。

大家一走,阮轻画被江淮谦拉入怀里。

他正想低头亲她,被阮轻画用手挡住了。

她一脸无辜看着江淮谦,提醒说:“待会来不及补妆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淮谦没辙,只能捏了捏她耳垂以示惩罚。

“到那边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阮轻画笑:“好,放心吧,我是个成年人,不会有事的。”

江淮谦“嗯”了声,依旧不怎么放心。

“你们结束的时候,正好我妈生日。”

他蹭了蹭阮轻画鼻尖,低声道:“回来的时候,我来接你。”

阮轻画无言,哭笑不得说:“你就不能等我回来再说吗?”

“会紧张?”

阮轻画“嗯”了声:“会。”

江淮谦失笑:“不至于,我是提醒你别忘记这事就行。”

“……”阮轻画微哽,大概知道他告诉自己的用意。

他怕自己反悔。

她无言,开始怀疑自己的信誉问题。

她之前莫非骗过江淮谦?

没有吧。

阮轻画睨他一眼:“不会。”

江淮谦应着,重点强调:“别熬夜,也别让自己压力太大,拿不拿奖无所谓。”

阮轻画知道他在担心什么,轻笑了笑答应:“好,知道了。”

她指了指:“我不好在这边太久,真走了。”

江淮谦点头。

阮轻画正想转身离开,江淮谦没忍住,扣着她的手腕,还是轻轻地咬了下她的唇,但没弄花她口红。

“……”

-

阮轻画和新同事们去参加培训。

她发现,J&A的同事还都挺有意思的。

每个人都很忙,大家虽然也八卦,但大多数时候,不会八卦不好的。每天都其乐融融的,氛围特别好。

阮轻画一过来,有同事问:“轻画,江总不会训你了吧,他是不是给你压力了啊,你别听他的啊。”

阮轻画一怔,笑着问:“江总之前给过大家压力吗?”

“当然了。”

有同事说:“不过江总其实没在国内总部待过,但在国外的时候,他是出了名的工作狂,压榨员工压榨的特别狠。”

阮轻画失笑。

“在Su有这样吗?”同事好奇。

阮轻画点点头,“有的。”

其实江淮谦对工作向来如此,他很少有休息时间,即便是周末,也会在家处理公事。

至于他下面的员工,老板加班自己有不加班的理由吗?自然没有。

短短半年的时间,江淮谦就让Su起死回生了。

除了是加班加点的在忙之外,手段也超乎寻常。

他在当老板这方面,有铁血手腕。

同事听着,感慨说:“他今天回J&A这边了,也不知道未来要怎么压榨我们。”

杜森笑:“他压榨你们,你们的奖金和工资翻倍,不好吗?”

同事们沉默。

好归好,但抱怨也还是要抱怨的。

阮轻画听着他们聊天,和江淮谦分开的那种伤心,减少了许多。

……

培训比阮轻画想象的确实要难一点。

每天都是枯燥的课程,除此之外,还有各种各样的设计任务要求。

有时候前一天下课才安排的设计图,第二天早上就得交。

阮轻画发现,培训比在公司上班还要忙。

她每天忙忙碌碌的,回到房间休息时,大多数已经十一二点了,偶尔还得熬到两三点。

江淮谦每天跟她打电话,打着打着阮轻画就睡着了。

她太累了。

培训不是人干的事。

好在忙碌的时间过得很快。

一眨眼功夫,一个月时间便过去了。

阮轻画他们的国际赛是五月上旬。

培训结束时,是四月底。

公司大方,怕他们被折磨出问题,特意给放了几天假,之后直接出国去参加比赛。

阮轻画算了算,距离出国,他们有五天的假期。

实际上,还是被压榨了。

因为他们培训的这一个月,除了偶尔下午放个假让他们能喘口气之外,都没有完整一天的假期。

阮轻画能想到这个点,其他同事自然也能。

回程路上,同事在吐槽。

“哇,江总也太狠了吧。我们培训一个月怎么也有八天假期吧,最少也有六天,结果他就给我们放五天假,这是不是有点儿过分。”

另一同事附和:“岂止是过分,简直是剥削人好吗,这五天假期,还包括了五一劳动节呢。”

“操。”

同事开始爆脏话:“江总不是人的吧。”

阮轻画听着,默默附和:“他是魔鬼。”

她也觉得江淮谦过分了,怎么的也得给他们放半个月的假吧。

三人对视着,哀嚎了声。

“唉,早知道不参加比赛了。”

“我也是,比赛有什么用呢,假都没有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话可别被杜老师听见,不然要说我们没出息了。”

另一人道:“他现在又不在车里,听不见的。”

杜森在培训那边待了几天,便先回公司了。

他作为老师在那边讲了几天课,但并不需要全程都留在这边。

公司还需要他,他也还有其他工作。

也正是因为此,他们三在这才能肆无忌惮吐槽。

回程路上,阮轻画听两位前辈吐槽,默默附和着。

说到最后,她后知后觉发现,她好像说了不少江淮谦的坏话。

也不知道哪天被江淮谦知道了,会怎么收拾自己。

下车时,阮轻画感慨了声,终于又回来了。

外面再怎么好,还是熟悉的城市更能让她心情愉快。

“轻画,你待会怎么回事?”

“对啊,我们打算打车,你跟我们顺路吗?要不要一起?”

阮轻画笑:“不用了,我有人过来接。”

“男朋友呀?”

“嗯。”

同事笑笑,把她当妹妹一样照顾:“那行,到家了在群里说一声,哪天方便,带男朋友出来见见。”

阮轻画唇角上扬,眉眼盈盈道:“没问题。”

把同事送上车,阮轻画才掏出手机给江淮谦打电话。

电话还没拨通,她衣服帽子被人扯了下。

阮轻画一怔,扭头一看,是江淮谦。

两人一个月没见,这会看着对方,颇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
阮轻画直勾勾盯着他。

江淮谦心念微动,沉沉道:“不认识了?”

阮轻画摇头。

江淮谦敛目,牵着她的手:“怎么不说话。”

阮轻画眨了下眼,到这会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想江淮谦了,想面前这个人了。

在那边培训的时候,因为分开缘故,她每天也很忙,抽不出时间想他。

可现在不同。

“不知道说什么。”阮轻画安静了几秒,主动地伸手抱了抱他:“想你了。”

江淮谦微怔,目光直直看着她,低声问:“待会应该不用见人了吧。”

阮轻画:“啊?”

江淮谦一手拉着她行李箱,另一只手抬起捏住她下巴,喃喃道:“想亲你。”

话音落下,他站在人来人往的出口边上,堵住了阮轻画的唇。

肆无忌惮。

两人站在路边亲了一会,阮轻画也不害羞,主动地回应和他接吻。

缠绵吻了一会,江淮谦才把她放开。

他抬手擦过她花了的口红,嗓音低哑道:“回家。”

“……”

-

一到家,阮轻画没来得及做什么,被男人按在了墙上。

她双手被他压住,无法动弹,身躯也被他箍住,只能任他索取。

……

许久没见。

两人情绪激涌,像是潮水一样,在控制不住地翻滚着,涌动着。

午后的阳光炙热,惹眼瞩目。

房间内的窗帘不知何时被拉上,显得格外昏暗。

灯被打开,阮轻画稍有不适。

她勾着江淮谦脖颈,小声求饶:“关灯……”

两人一段时间没交流,她有点害羞。

江淮谦嗓音低哑地应着,从上而下吻她:“不关。”

他说:“我想好好看看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战斗结束时,已是傍晚。

夕阳西下,江淮谦抱着她洗了个澡,给她套上衣服后,顺便把窗帘打开。

外头的夕阳照进来,美轮美奂。

阮轻画眼尾红红的,衣服没挡住的锁骨上,也有男人留下的痕迹。

她看着,就像是被欺负过的模样。

江淮谦盯着她看,喉结微动。

他转身朝她走近,掀开被子上床。

阮轻画也不怕他,自觉地滚入他怀里。

江淮谦垂睫看她,感受着她在自己怀里的感觉。

“困了吗?”

“有一点。”阮轻画打了个哈欠:“我不想吃饭了。”

江淮谦哑然失笑,温声说:“那就先不吃,睡一觉起来再吃。”

阮轻画“嗯”了声,闭着眼嘀咕:“我给你买了礼物,在行李箱里。”

但回来几个小时了,她行李箱现在还倒在门口,无人顾及。

江淮谦:“知道了。”

他哄着怀里人,温声道:“先睡觉。”

“嗯……”阮轻画眼皮有点重,睡前不忘问:“你妈妈是明天生日吗?”

江淮谦失语,“是,先睡,不然我们后天去见她,也一样的。”

阮轻画还想说点什么,但实在是太困了。

她嘴唇动了动,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江淮谦盯着她睡颜看了会,想起来再工作一会的心思也歇了。

突然间,他就不太想动了。他想陪着阮轻画,懒一懒,在床上躺着休息会。

没多久,江淮谦也睡着了。

他这段时间回J&A,任务并不轻松。

大多数时间,他都留在了公司,相对也累。

醒来时,江淮谦是被简淑云电话吵醒的。

听到他声音,简淑云愣了下问:“你这个点在睡觉?”

问完,简淑云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了点什么,讪讪道:“我挂了?”

“……”

江淮谦:“不用。”

他小心翼翼爬起来,离开房间,“妈,怎么了?”

简淑云看了眼时间,嘀咕道:“九点,我以为你们刚吃过饭呢。”

江淮谦微哽。

简淑云没在这个话题上多停留,低声道:“我就是提醒你,明天记得带女朋友回家。”

江淮谦哭笑不得,低声道:“知道了,会带她回来。”

简淑云:“嗯嗯,她喜欢吃什么?我让阿姨给她提前准备。”

江淮谦想了想,“她喜欢吃辣,比较爱吃肉。”

简淑云:“行。还有没有其他要注意的?”

江淮谦默了默,说了句:“她爸爸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婚了,明天您跟我爸尽量别问这方面的事。”

闻言,简淑云怔了下:“这样啊。”

她答应着:“放心放心,不会问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她跟谁一起长大的?”

“她爸爸。”江淮谦说:“她妈妈在这边再婚了,有个弟弟。”

简淑云无言,了然道:“明白了,放心吧。我和你爸都不会多问。”

江淮谦笑了下,温声道:“谢谢妈。”

简淑云冷哼:“你妈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。”

她强调:“记得早点带她回来,我挂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挂了电话,江淮谦在阳台吹了会风,才重新回了房间。

回去时,阮轻画还在睡。

他试图喊了她一声,被阮轻画拍了一巴掌。

江淮谦没辙,只能随她去。

而阮轻画这一觉,从下午六七点,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八点。

可以说,真的非常困了。

醒来的时候,阮轻画自己都是迷糊的。

她往旁边人怀里躲,闭着眼问:“几点了。”

江淮谦已经醒了,这会正躺在她旁边看文件。

听到声音,江淮谦笑了下:“八点。”

阮轻画:“哦。”

她说:“我饿了,我想吃晚饭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他眸子里压着笑,唇角上扬着:“吃什么?”

阮轻画没睁开眼,嘀咕说:“晚饭,我饿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真的非常饿了。

江淮谦揉了揉她睡乱的头发,含笑道:“你睁开眼看看,现在是晚上还是早上。”

阮轻画:“?”

她懵了下,这才缓缓睁开眼。

几秒后,阮轻画呆滞了。

她眨眨眼,不敢相信问:“我睡了……十几个小时?”

江淮谦颔首。

阮轻画:“……”

她缄默片刻,拉了拉被子躲着:“我是猪吗。”

江淮谦:“这倒不是。”

他拉开她被子,碰了碰她的唇,含笑说:“起来了,带你去见见你未来婆婆。”

阮轻画:“……”

喜欢撒娇请大家收藏:(m.wenxiba.com)撒娇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诱她入局 三国:开局剧透了曹嵩之死! 我想和仙君退婚是真的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 偏爱 爆款创业 撒野 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 无限秘境[全息]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撒娇 偶像直播秀 咸鱼皇妃升职记 [快穿]逆袭成男神 告白 富婆租赁营业中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食局 斗罗之铠甲神装 鬼使神拆[重生]
经典收藏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[快穿]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 [快穿]素人女友 撒野 偏爱 鬼使神拆[重生] 爆款创业 骑遇 不做替身 海上无花也怜侬 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 撒娇 入戏 重生之认命 她又C位出道了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食局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告白
最近更新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撒娇 撒野 食局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可爱过敏原 重生之认命 如娇似妻 诱她入局 不羁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[快穿] 不做替身 富婆租赁营业中 入戏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 偷偷藏不住 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 骑遇 鬼使神拆[重生]
撒娇 时星草 - 撒娇txt下载 - 撒娇最新章节 - 撒娇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