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娇

时星草

首页 >> 撒娇 >> 撒娇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入戏 鬼使神拆[重生] 偷偷藏不住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[快穿]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[快穿]素人女友 如娇似妻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
撒娇 时星草 - 撒娇全文阅读 - 撒娇txt下载 - 撒娇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四十六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车内温情蔓延。

窗外灯光洒落, 衬得更是旖旎灼灼。

阮轻画耳根一红,下意识舔了下唇, 小声说:“我没让你夸我。”

江淮谦抬了抬眉, 嗓音低低应着:“我知道。”

他看着阮轻画,瞳仁里意思明显。

你没让,但我想夸。

阮轻画面红耳赤, 非常不好意思。

她抬手, 轻推了推他肩膀,好奇不已:“你怎么这么......”

“什么?”

“驾轻就熟。”阮轻画看着他, 嘟囔说:“好像海王。”

“海王?”

江淮谦没懂她意思。

阮轻画咳了声, 心虚解释:“就是......有很多异性朋友的人。”

江淮谦:“......”

他沉默了会, 捏了捏阮轻画脸颊, 低声问:“我像海王?”

阮轻画微哽, 眨眨眼说:“我也不是这个意思, 就是我暂时没想到怎么形容你。”

江淮谦低眼看她,不说话。

阮轻画看他这样,愧疚感急剧升高。

她直勾勾盯着他, 轻轻地拉着他衣摆晃了晃, 诚恳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淮谦看她紧张模样, 有点想笑。

他其实没生气, 但看她这样, 又忍不住想逗一逗。

“就这样?”

阮轻画傻眼:“啊?”

她懵了下, “那……我再说个对不起?”

江淮谦一噎, 有些头疼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什么?”阮轻画盯着他,出其不意地凑上去亲了他一口,软声道:“这样可以吗?”

江淮谦一怔, 倏地一笑。

“不行。”

他敛目, 捧着她的脸重新亲了回去,舔|砥着她的唇角,和她接吻。

“……”

亲了一会,江淮谦才把她放开。

他手指轻捏着她的后颈,眸色沉沉,嗓音低哑道:“这样可以。”

阮轻画微窘。

她感受着他留在唇间的味道,享受着他带给自己的快感。

她红着脸,轻轻“哦”了声:“知道了。”

江淮谦手指温热,揉捏着她那一处肌肤,忽而道:“很多事,在我脑海里已经演练过千万遍。”

阮轻画愣怔着,反应过来他在回答自己之前的问题。

江淮谦目光灼灼看着她,低声道:“不瞒你,我想对你做这些,想很久了。”

很早之前,从喜欢上她的那天起,江淮谦就盼着这一天的到来。

阮轻画一手拿着奶茶,另一只手在亲吻时便攥住了他的衣服。

听到他这番坦白的言论,她缄默了会,埋头靠在他肩膀上亲昵地蹭了蹭,表达自己情绪。

江淮谦笑,揉了揉她头发,低声问:“不觉得我很让人害怕?”

阮轻画微顿,小声嘟囔:“不觉得。”

她只是有点心疼他。

江淮谦兀自一笑,把人压在怀里抱了一会。

两人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气息,紧紧相拥。

有时候恋人在一起,不需要做什么,一个拥抱就好。

抱了一会,江淮谦看她,“有没有想去的地方?”

阮轻画看了眼时间,摇头:“没有。”

她想了想,提醒一侧的人:“明天要上班了。”

江淮谦扫了眼时间,淡声说:“嗯,不带你去远地方。”

阮轻画扬扬眉,温声道:“好。”

最后,江淮谦带她去南城很有名的一座大桥走了走。

大桥每逢节假日人都非常多,很是拥挤。

大桥内侧还有不少卖东西的小摊贩,吃的玩的样样俱全。

阮轻画就喜欢逛这种地方,偶尔她还能从这些地方找出不少灵感。

从桥头逛到桥尾,两人慢慢悠悠地,走了差不多一小时。

两人的手从一开始便牵着,从没放开。

-

逛完,江淮谦送她回去。

下车时,阮轻画把礼物给他,“给你的。”

江淮谦轻笑了声,“谢谢。”

阮轻画抿了抿唇,轻声道:“跟你送的不能比。”

江淮谦一点都不在意。

他看了眼后座,把简淑云交给他的袋子递给阮轻画。

阮轻画一愣,诧异道:“礼物不是昨天送过了吗?”

“嗯。”江淮谦说:“我妈送你的。”

阮轻画:“?”

她懵神地望着江淮谦,错愕不已:“啊?”

“你妈……知道我?”

江淮谦“嗯”了声:“其他的不清楚她知不知道,但她知道我有女朋友。”

闻言,阮轻画莫名松了口气。

她缄默了会,摸了摸鼻尖道:“你妈妈……”

“很喜欢你。”

江淮谦说:“应该是说,我喜欢的她都会喜欢,不用有压力。”

他淡声安慰:“把礼物拿着,下回带你见她,我们给她准备一份。”

阮轻画“哦”了声,很多问题到了嘴边,又收了回去。

她想了想,好像江淮谦的目前确实很平易近人。

“那我回去了。”

江淮谦跟着下车,送她到家门口后说:“早上我来接你?”

阮轻画点头:“好。”

临走前,江淮谦还不忘在阮轻画这儿索要了一个吻。

进屋后,阮轻画摸了摸麻麻的嘴唇,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无声地笑了。

和江淮谦谈恋爱,比她想象中还要美好。

-

周一上班,大家都颓然不止。

阮轻画倒是活力满满,昨晚到家洗完澡后,她构思好了新的设计图,只等今天下班后回家就能开工。

因为市场部同事回来缘故,中午食堂热闹了不少。

孟瑶依旧和阮轻画凑一起。

她瞅着对面的人,在桌子下晃了晃脚丫子,“你跟我一起吃饭,某个人不吃醋吗?”

阮轻画瞥了她一眼:“他有事。”

十点多的时候,江淮谦就给她发信息说中午有个饭局,没办法陪她吃饭。

孟瑶听着,捂着小心脏道:“所以,我是替补?”

阮轻画:“嗯,高兴吗?”

孟瑶没忍住,在桌子下踢了她一脚,面无表情说:“你看我,像是高兴的样子吗?”

阮轻画笑,她唇角弯弯地,想了想说:“像的。”

孟瑶睨她一眼。

两人正说着,小萱几个人也过来了。

“孟瑶好久不见。”徐子薇笑着和她打招呼:“这回出差收获大吧。”

孟瑶微微一笑:“还行。”

她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小萱,逗着说:“小萱,这么久不见,想我了吗?”

小萱眨眨眼,配合道:“想了的。”

孟瑶:“真的呀。但轻画说你没想我。”

小萱:“……”

阮轻画:“……”

两人对视一眼,双双无语。

“你别欺负我助理啊。”阮轻画警告地看她一眼,“不然我跟你没完。”

孟瑶轻哼:“我哪有欺负她。”

小萱笑:“没欺负呢,是真的想你了孟瑶姐,你不在,轻画姐都闷闷不乐的。”

孟瑶扬扬眉,揶揄道:“这我没看出来。”

小萱忍不住笑。

几个人边吃边聊,氛围融洽。

“昨天你们都去哪儿玩了呀。”徐子薇问。

小萱:“我跟朋友看电影去了,晚上还去逛了逛街。”

“看的什么电影?”阮轻画好奇,“好看吗?”

“就那部美剧,我觉得还蛮好看的,圣诞假日的。”

闻言,阮轻画挑眉:“这个是不错。”

小萱诧异:“轻画姐你也看了呀?”

“嗯。”阮轻画笑笑:“我周五去的。”

小萱正要说话,徐子薇笑问:“周五孟瑶还没回来吧,轻画一个人去的吗?”

阮轻画微顿,那种被试探的感觉再次冒了出来。

她正要说话,孟瑶笑道:“轻画又不单单是只有我一个朋友,你别把轻画说的那么可怜。”

她开玩笑道:“她姐妹多着呢,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。”

闻言,阮轻画睨她一眼,笑着道:“那少了会难过的。”

孟瑶和她相似一笑。

徐子薇讪讪,笑着道:“主要是轻画平日里也不爱提,我就下意识误会了。”

阮轻画“嗯”了声,淡声道:“工作和生活要分开嘛。”

徐子薇一顿,听懂了她话外之音。

“也是。”她感慨道:“马上就元旦了。”

小萱点头,“你们元旦去哪儿玩啊?加上周末三天假呢。”

徐子薇摇头:“我估计得在家里画设计图。”

她看向阮轻画:“轻画呢?”

阮轻画默了默,“还不知道。”

小萱好奇:“轻画姐不和孟瑶姐出去旅游吗?”

以往节假日,阮轻画基本都是和孟瑶出游的。

孟瑶挑眉:“某个人今年应该要抛弃我了。”

阮轻画笑,没瞒着大家:“嗯,我看男朋友安排。”

她温声道:“脱单了,有机会请大家吃饭。”

瞬间,大家惊呼:“好呀好呀!”

“……”

-

吃过饭,阮轻画和孟瑶去咖啡店买咖啡,顺便到那边休息会。

两人都还不想回办公室。

点好单,孟瑶挤着阮轻画坐在一起。

她撑着脑袋看着她。

阮轻画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机,猝不及防对上她目光,惊了下:“你干嘛?”

孟瑶沉思了会,低声问:“徐子薇干嘛呢?”

阮轻画愣了下,想了想问:“你也觉得她有点不对劲?”

孟瑶觑她一眼:“我早就觉得她不对劲了。”

她问:“她是不是知道你和江总的事?”

阮轻画摇头: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她回忆了下,低声道:“但就是她最近给我的感觉,让我有点点不舒服。”

阮轻画本身就是敏感的人,周围人态度稍微有点不对,她能第一时间察觉出来。

她虽然不爱说,也不会刻意去计较,但她会记挂在心里。

偶尔她会反思,是不是自己哪件事做的不太对,或者是哪句话说错了,才会让周围人对她这样。

但在徐子薇的事情上,阮轻画认认真真思考了许久,她没有。

可能偶尔说话会有不注意,但她给她的那种不舒服感太强,导致她觉得不单单是说错话问题。

更何况,在工作交流上,两人又没有发生过争执。

她们是竞争关系,但只要徐子薇有要帮忙的,阮轻画都不会拒绝,且能用心去帮,最大限度给到她想要的。

所以阮轻画也很怀疑,到底是自己多想了,还是真的她有在试探自己的可能性。

孟瑶瞅着她,想了想问:“你觉得是因为什么?”

“不是工作的话。”阮轻画顿了下,托腮道:“那应该是因为江淮谦。”

孟瑶“啊”了声:“因为江总?”

阮轻画点头:“嗯。”

“她喜欢江总?”

阮轻画:“这个我不确定,但她最近问的几个问题,都和我假期跟谁在一起有关。”

从上回带小洛出门,再到这个圣诞节。

好几次,都是因为有江淮谦存在,她才会不经意地问。以前,阮轻画也没发现她这么关注自己的行程。

孟瑶噎了噎,感慨说:“不过喜欢也正常。”

她说:“江总那样的男人,女人不喜欢才怪。”

阮轻画:“哦。”

孟瑶:“不过先说好啊,我不喜欢。”

她嘿嘿笑说:“我最近玩游戏遇到了一个声音超好听的大学生,我喜欢大学生。”

阮轻画:“……”

她哭笑不得,睨她一眼说:“你收敛点,怎么还网恋呢。”

“没网恋。”孟瑶笑说:“这不是还在了解阶段吗,你等我进一步发展。”

阮轻画耸肩:“祝你成功,别被骗了就行。”

孟瑶轻哼:“那不至于。”

她自信满满说:“我又不是你这样的小白兔。”

“……”

-

回到办公室,恰好到午后上班点。

阮轻画手机一震,是江淮谦给她发的消息。

江淮谦:【刚回公司?】

阮轻画:【……你怎么知道?】

江淮谦:【在大厅看到你了。】

阮轻画挑眉,唇角轻弯:【你也回来了呀。】

江淮谦:【嗯,晚上等我下班?】

阮轻画:【……今晚不行,我想回去画设计图。】

刚把消息发出去,石江从办公室里出来,看向阮轻画:“小阮,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阮轻画点点头:“好。”

她收起手机,拿过一侧小笔记本跟了过去。

石江看她,指了指:“坐吧。”

阮轻画坐下。

石江看她,笑笑问:“不好奇我叫你进来做什么?”

阮轻画微微一笑:“好奇,等一等您就说了。”

石江一怔,盯着她看了一会,淡声道:“你很淡定。”

阮轻画笑笑:“我就当总监您夸我了。”

石江莞尔,拉回了状态:“周五要竞选的设计稿,有想法了吗?”

阮轻画坦诚道:“有一点,但还没成形。”

石江看她,没说话。

阮轻画也不怂,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。

其实她觉得,在很多事情上,她比大多数人都有耐心。

安静了会,石江了然:“过完年,你和徐子薇就要调去J&A那边上班。”

阮轻画“嗯”了声,佯装没听懂他的暗示。

她轻声道:“总监放心,只要我还在Su一天,就会努力完成每一份工作,每一张设计图。”

石江:“……”

他看阮轻画不像装傻模样,揉了揉太阳穴:“你和谭滟的矛盾,有没有想过怎么解决?”

阮轻画轻笑:“不是都解决了吗?”

她看着石江:“我们都接受了惩罚,除了没有握手言和之外,其他的都和往常一样。”

石江噎住。

他沉默了会,和阮轻画扯了扯工作上的的事,便让她出去了。

阮轻画把门带上,轻扯了扯唇。

她知道石江找自己的用意是什么,无非是想探探她口风,如果她有松动,这回春季主打款的位置,还可以是谭滟。

回到位置上,徐子薇扭头看她,“总监找你什么事?”

“没什么事。”阮轻画轻吁一口气,轻声道:“就问问最近的工作情况。”

徐子薇盯着她看了会,点点头。

两人没再交流。

熬到下班,阮轻画跟江淮谦说了声,便和孟瑶先走了。

到家后,阮轻画把手机调成静音,开始画图。

她画图时不喜欢被打断,通常会让自己保持全身心都静下来的状态,窝在窗下沉思。

……

江淮谦知道阮轻画习惯,看到她说到家后,便没再打扰。

两人分开各自忙碌,往前奔跑。

-

接连几天,江淮谦除了在早上能亲到他的女朋友外,其他时间连人影都看不见。

两人都在忙。

到周五这天,两人在公司正面碰上。

江淮谦依旧是评委之一,另外一位是石江,还有副总和总经理。

这回内部评选,没叫J&A那边的设计师。

依旧是上次的设计师,阮轻画和每一位同事都很熟。

她的设计图,是一款简简单单的三厘米小单鞋,适合春天搭配裙子,也能搭配裤装。

鞋面有设计特别的小羽毛图案,成品她也在设计图上勾画出来,完完整整地在众人面前展示。

浅白色的小羊皮款,鞋带是小珍珠,鞋面有白色的错落形状的羽毛,羽毛上点缀着白色小珍珠,看上去简约又优雅,还有种说不出的精致感。

她的设计图一展示,不少人眼睛都亮了。

阮轻画在设计上的天赋和小心思,是少有人可以比拟的。

……

谭滟是和上回设计图差不多的一款,但相对精细了点,虽也不错,但没有太大的惊喜感。

而徐子薇的,阮轻画抬头看了眼,和自己的设计款式差不多,小细跟设计,香槟色设计,鞋尖类似绑带蝴蝶结,在侧边别着,蝴蝶结中间有一颗圆白珍珠点缀。

简约,又有设计感。

……

为保证评选的公平性,结果是当场出的。

四位评委投票选择。

投票结束,江淮谦看向一侧的市场部经理,淡声道:“你来宣布。”

市场部经理颔首,从投票箱里拿出他们投的票,一个一个念。

谭滟三票。

阮轻画四票。

徐子薇四票。

……

最后结果出来,阮轻画和徐子薇同票。

石江看向江淮谦:“江总,这要怎么处理?”

江淮谦微顿,正要说话,徐子薇突然道:“江总,我觉得轻画的那款会更受欢迎,我的设计并不日常,她平日里的设计也很新颖,这个主打设计师的位置,应该给她。”

会议室内寂静无声。

阮轻画没出声。

江淮谦看了眼两人,看向一侧没有入选的设计师,淡声道:“由你们来定。”

他说:“设计师最懂设计师想法,也最懂客户想法,你们是专业的,在她们中间选,想投谁投谁。”

江淮谦微顿,补充了一句:“匿名投票。”

瞬间,落选的设计师都拿到了小便签。

没一会,大家便选了出来。

……

-

从会议室出去时,徐子薇拉了拉阮轻画的衣服,低声道:“轻画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阮轻画怔了下,“说什么?”

徐子薇抿唇,低声道:“那个蝴蝶结你应该很熟悉吧?”

阮轻画“嗯”了声。

徐子薇道:“我最近没别的想法,所以把上回你跟我说的那个想法放了上去,发现还挺适合的,你应该不会介意吧?”

刚刚鞋面上别致的蝴蝶结想法,是上回她问阮轻画,阮轻画告诉她的。

闻言,阮轻画颔首,轻声道:“当然不,那是你画的,没有我的功劳,我也只是随口说了下。”

徐子薇松了口气。

“抱歉啊,没提前跟你说。”

“没事。”阮轻画笑笑:“回位置上吧。”

刚坐下,孟瑶的恭喜永远是第一时间抵达。

孟瑶:【我听说最后是你胜出啦!!牛逼啊姐妹。】

阮轻画:【低调。】

孟瑶:【低调什么呀,不过我没想到最后是你和徐子薇竞争。】

阮轻画:【她实力不差的,先不跟你说了,我先忙。】

孟瑶:【晚上跟我一起下班还是江总?】

阮轻画:【……江淮谦。】

孟瑶:【OK。】

阮轻画看两人聊天对话,幽幽叹了口气。

这几天为了忙设计图,她好像过于忽略江淮谦了。

她得借着周末机会,好好哄哄她的男朋友。

-

阮轻画到停车场时,江淮谦已经在等她了。

两人隔着车窗对视一眼,阮轻画心虚地坐了上去。

“嗨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他抓住她的手,看向司机:“走吧。”

阮轻画低头,看他握住自己的手,轻戳了戳:“你等很久了吗?”

江淮谦:“没有。”

阮轻画扬眉,好奇道:“晚上吃什么呀。”

江淮谦静默了会,看她:“跟我回家?”

阮轻画“哦”了声,没任何反抗。

“你做吗?”

“嗯。”江淮谦轻声说:“不过要先去趟超市。”

阮轻画眼一亮,答应着:“好呀。”

司机把两人送到超市,两人下车。

阮轻画有段时间没逛超市了,这会还挺兴奋。

她跟在江淮谦身侧,瞅着他问:“你不恭喜我吗?”

江淮谦敛目看她,失笑问:“恭喜什么?拿下春季主打款设计之位?”

阮轻画眨眼。

江淮谦捏了捏她的手,低低道:“除了你,没有人适合。”

在他心目中,那个位置一直是阮轻画的。同样的,从评选看到她那张设计图开始,他就知道,其他人也会喜欢她的设计。

没有人不喜欢听赞美的话。

阮轻画也一样。

很显然,她被江淮谦的话取悦到了。

她眼睛弯了弯,挠了挠江淮谦手心,好笑问:“你怎么这么会说话。”

江淮谦睨她一眼。

阮轻画四处张望了下,踮着脚亲了下他的唇,唇角上扬道:“谢谢江总鼓励。”

江淮谦微顿,目光沉沉看了她一会,喉结滚了滚,忍了下来。

地点不对。

他怕自己一旦亲下去,便控制不住。

买好东西,两人回去。

一路沉默到家,江淮谦都没说话。

阮轻画觉得不太对。

明明在超市还挺好的。

她想了想,抬头看他,“你今天心情还好吗”

江淮谦:“嗯。”

阮轻画:“那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江淮谦开门侧身让她进去,目光幽深地看了她一眼。

阮轻画不解,想了想问:“是因为我在超市亲了你,你觉得不——”

话还没说完,江淮谦忽然转身,把她压在了门后。

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覆下。

喜欢撒娇请大家收藏:(m.wenxiba.com)撒娇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 春秋小吏 开天录 偶像直播秀 无限秘境[全息] 凡人修仙传 偏爱 月东出 判官 万法无咎 纸牌游戏(无限) 三国:开局剧透了曹嵩之死!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大数据修仙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洪荒之封神开局 我靠炼丹发家致富 撒野 年年雪里 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
经典收藏 重生之认命 偏爱 拜拜[穿书] 如娇似妻 偏爱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食局 不做替身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入戏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爆款创业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不羁 她又C位出道了 撒娇 告白 入戏 富婆租赁营业中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
最近更新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 可爱过敏原 爆款创业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富婆租赁营业中 入戏 偏爱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[快穿] 拜拜[穿书] 不做替身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 重生之认命 偷偷藏不住 不羁 [快穿]素人女友 撒野 她又C位出道了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
撒娇 时星草 - 撒娇txt下载 - 撒娇最新章节 - 撒娇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