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娇

时星草

首页 >> 撒娇 >> 撒娇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重生之认命 偏爱 爆款创业 撒娇 不做替身 入戏 食局 偏爱 富婆租赁营业中 骑遇
撒娇 时星草 - 撒娇全文阅读 - 撒娇txt下载 - 撒娇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四十五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阮轻画还没来得及回答, 他再次堵住了她的唇。

两人紧密相拥,疯狂地黏在一起。

客厅里的灯还亮着, 圣诞树上五颜六色的灯也还在闪。

阮轻画不经意睁眼时, 看到了男人被映出的英隽眉眼,他闭着眼,眼睫毛又长又翘。

有些情感一动涌动, 便再无法压抑。

她双颊爆红, 身体温度急速上升。

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眉眼, 眼睫轻颤了下。

江淮谦目光幽深地看着她, 又低头碰了碰她的唇。

阮轻画一怔, 声音含糊道:“别亲了……”

再亲, 她明天都不好意思见孟瑶了。

江淮谦沉沉应了声, 低低道:“嗯。”

话虽如此, 但他还是又亲了阮轻画两分钟,才往后推开了些许。

……

阮轻画觉得, 此时此刻她所有的思绪都不再是自己的。

她一举一动,都被面前这个男人牵引着。

她看着他动作,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
她的心跳很快,快到让她有点无法自控。

她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能听见江淮谦的呼吸声,甚至能感受到他炙热身躯。

四肢百骸,全被他牵动。

两人无声对视着,时间在流动。

他们就这么看着对方,什么都不做,却也觉得满足。

安静了会,阮轻画实在是难以抵抗江淮谦的目光,心虚地垂下眼说:“我重吗?”

她现在还趴在江淮谦怀里。

江淮谦挑了下眉,“不重。”

阮轻画“哦”了声,双颊微红:“好晚了……”

她挣扎着想站起来,小声嘟囔着:“我要去洗漱休息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淮谦没拦着她。

到阮轻画重新站起来后,他起身,又扣住她手指按在墙上,低头吻了下去。

阮轻画唔了声,顺势张嘴。

他们俩这一晚,要亲的没完没了了。

-

等阮轻画真正躺在床上时,已经三点了。

她睡得依旧是客房,进来时,江淮谦盯着她看了会,欲言又止,但也没拦着。

阮轻画抬手,轻摸了摸自己的唇,高兴激动,又有种说不出的羞赫感。

一想到刚刚江淮谦亲她时候的模样,她的心跳就控制不住。

男人鼻尖蹭过来脸颊时,嘴唇轻含着她的时候,让她无法抵抗。

阮轻画轻拍了拍脸颊,想给自己自然降温。

但没辙。

只要一想到刚刚的那些事,她脸和身体就滚烫的像发高烧一样。

在床上滚了几圈,阮轻画都没能睡着。

她捞过床头柜的手机看了眼,发现还有未读消息。

阮轻画怔了下点开,是江淮谦的。

【睡着了吗?】

“……”

阮轻画:【没有。】

江淮谦:【我也没有。】

阮轻画捧着手机笑,觉得他们像是刚谈恋爱的高中大学生一样,会因为这种事而激动到无法入眠。

阮轻画:【那你现在在干嘛?】

江淮谦:【想你。】

阮轻画脸微红,躲在被窝里回他消息:【哦。】

江淮谦:【房门锁了吗?】

阮轻画:【?好像没有。】

江淮谦:【锁好。】

阮轻画盯着这消息看了会,大概领悟到了他的另一层意思。

她咬唇,回复:【难道你半夜还能进来?】

江淮谦:【我不保证能控制自己。】

阮轻画心脏重重跳着,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在蔓延。

她无法控制自己脸上的笑,也无法压制自己跳动过快的心脏。

在这一刻,她所有的情绪和身体管控,都不再属于自己。

它们在不知不觉中,游走到了江淮谦那边,被他所勾引着,再舍不得挪开。

阮轻画好一会没回消息,江淮谦问:【锁好了?】

阮轻画:【没有。】

阮轻画:【我相信你。】

江淮谦:【在这种事上,别对我太信赖。】

阮轻画怔了下,江淮谦的信息继续进来:【对你,我没有把控力。】

他所有的自制力,在面对阮轻画时,都变得溃不成军。

阮轻画:【……那我真锁门啦。】

江淮谦:【嗯。】

话虽如此,阮轻画盯着房门看了许久,还是没起身去锁。

在她的潜意识里,就算是江淮谦进来了,她也不担心他会做什么。

只要她不愿意,他就不会乱来。

过了一会,阮轻画回复:【锁了。】

江淮谦:【嗯,还睡不着?】

阮轻画:【有一点点。】

刚发过去,江淮谦给她拨了视频通话过来。

阮轻画忍笑接通。

“你干嘛?”

她房间里没开灯,只有窗纱透进来的点点月色,人脸都是模糊的。

江淮谦那边的灯还开着,能让她清晰看到他那张英隽的脸。

“看看你。”江淮谦声音低沉沙哑,和刚刚亲吻时一样。

阮轻画“哦”了声,压不住自己语调里的欢乐:“那你看得到吗,我开下灯?”

江淮谦:“不用,睡觉吧。”

他低声道:“怎么才能睡着?”

“……”

阮轻画想了想,眼睛灼灼地望着他,“要不你给我唱一首圣诞歌吧。”

她笑:“今天圣诞节呢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“确定想听?”

“想啊。”阮轻画知道他会唱歌,英文歌还唱的非常好听。

她看着他,“唱吗?”

江淮谦应了声:“我找找歌词。”

他不太记得歌词了。

阮轻画笑,“好。”

没一会,江淮谦还真给她唱起了圣诞歌。

他声音偏低,沙哑又勾人,标准的发音更是像是留了小钩子一样,挠的她心痒痒的。

圣诞歌结束,江淮谦还给她唱了一首特别的情歌。

阮轻画听着,迷迷糊糊回忆发现,这首歌好像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的聚会上放的其中一首。

……

对面没了声音。

江淮谦借着微弱的光线看了眼,阮轻画应该是睡着了,手机被她握着,正对着枕头。

他微顿,思忖了会后起身,去了隔壁。

阮轻画没锁门,江淮谦知道。

推开门进去,江淮谦看到蜷缩在床上的人。

他眸色微沉,放轻脚步走近。

把她手机拿开放在床头柜后,江淮谦敛目,盯着她这张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脸,喉结微动。

江淮谦眼底的情绪很浓,很深。

他看了许久,终归是没忍住,在她唇上落下轻轻一吻,给她掖了掖被子,这才起身离开。

再不走,他不保证会不会把她吵醒。

-

阮轻画睡醒时,外头阳光已经高高挂起了。

她抬手揉了揉眼睛,捞过手机一看,快十一点了。

阮轻画点开手机一看,有八点多孟瑶给她发的信息,告诉她上飞机了,让她记得去接她。

阮轻画点开闹钟看了眼,发现自己的闹钟被人关了。

她眉心突地一跳,手机里再次弹出孟瑶的消息。

孟瑶:【下飞机了你别来了,江总派了豪车来接我,嘿嘿。】

阮轻画:【……对不起。】

孟瑶:【哼,回家了再跟你算账。】

阮轻画:【好好好,我待会就过来找你。】

孟瑶:【吃过午饭再来吧,我得回家先睡个一小时,再接待您呢。】

阮轻画:【。】

跟孟瑶扯了几句,阮轻画爬了起来。

她洗漱完出去时,江淮谦正在客厅忙。他穿着家居休闲服,看上去少了份凌厉感,多了点少年味道。

阮轻画看了眼,他前面的茶几上,有摊开的文件和笔记本。

听到声音,他抬起眼看向阮轻画。

“早……”阮轻画提前出声,讪讪道:“我好像睡了很久。”

“不久。”

江淮谦把手里的笔记本放开,起身看她:“饿不饿?”

阮轻画点头:“有一点点,你吃早餐了吗?”

江淮谦看了眼墙上时钟:“吃了。”

阮轻画眨眼,想了想说:“那午饭怎么解决?”

江淮谦敛了敛眸,压下唇角的笑:“我做,吃不吃?”

“吃。”阮轻画没有骨气道:“你在忙什么,有我能帮忙的吗?”

江淮谦应了声:“你看看你感不感兴趣,是一些设计稿。”

闻言,阮轻画立马道:“那我还是不看了。”

她提醒他,“周五我们还要竞赛,我脑子里有灵感了,不想被影响。”

她怕看到喜欢的,到时候的设计会忍不住往喜欢的设计图上靠拢。

那是阮轻画不希望看见的。

江淮谦颔首,也不勉强她。

阮轻画扭头看他,提议道:“我给你打下手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人在厨房忙碌,互相配合。

江淮谦厨艺比阮轻画好,她有时候还很迷惑,为什么他会做饭。

注意到阮轻画目光,江淮谦抬了下眼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什么时候学的做饭?”阮轻画看他,想了想说:“我记得在国外那会,你厨艺没有那么好。”

在国外,江淮谦身边不仅有保镖时刻跟着,照顾他的阿姨自然也有。

他每天什么都不愁,只当好他的小少爷就行。

两人的差距,是真的很大。

江淮谦轻笑了声,淡声道:“后来学的。”

阮轻画“哦”了声,没再多问。

“还要多久才能好?”

江淮谦看了眼时间,估算:“得十二点,先吃点别的垫垫肚?”

“不要。”阮轻画坚持:“我要留着肚子吃你做的饭。”

江淮谦勾了下唇,嗓音沉沉道:“我给你弄杯豆浆?”

“也可以。”阮轻画很喜欢喝豆浆。

喝完豆浆,阮轻画无所事事。

厨房已经不用她帮忙了,她无聊地在屋子里瞎晃。

熬到午饭,阮轻画非常捧场,吃了一大碗米饭。

江淮谦被她逗笑:“这么好吃?”

“非常好吃。”

阮轻画一点也不含糊,认真道:“比外面做的都好吃。”

江淮谦眸子里压着笑,低声道:“喜欢就行。”

阮轻画瞅着他,小声道:“但你这样,我更自卑了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他哭笑不得,“自自卑什么?”

阮轻画吃好了,江淮谦顺势把她拉入自己怀里。

这个姿势,让阮轻画稍微有点点不适应。

她微窘,垂眼看着他:“你想干嘛?”

“嗯?”江淮谦读懂了她瞳仁里的意思,低头亲了亲她唇角。

……

落地窗外有洒进来的阳光,落在两人身上。

午后的阳光温暖迷人,让两人沉迷。

但到底是沉迷对方还是阳光,谁也说不清。

阮轻画感受着江淮谦扣在自己腰肢的手,不舒服地动了动身子。

“太紧了。”

她小声说。

江淮谦微顿,放过她的唇,转而亲了亲她脸颊,低声道:“哪儿?”

阮轻画拍了拍他的手。

江淮谦了然,用鼻尖蹭了蹭她脸颊,低沉沉说:“不想放你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阮轻画哭笑不得,勾着他脖颈道:“我跟孟瑶约好了的。”

她早上没去接她,已经被她记了一笔账了。

想到这,阮轻画好奇问:“早上是你把我闹钟关了的吗?”

“嗯。”

江淮谦瞥了她一眼,捏了捏她脸颊,低声问:“不是说,锁门了?”

阮轻画微窘,没想他还记着这事。

她应了声,埋头在他脖颈,闻着他身上清清冽冽的味道,含糊道:“我忘了。”

江淮谦笑了下,没再拆穿她。

两人抱了一会,阮轻画小声提醒:“我得回去了。”

江淮谦应着,低声道:“我送你。”

阮轻画看他,指了指:“不是还有事要忙?”

她想了想,轻声道:“你不放心的话让司机送我就行,你别送了。”

江淮谦看着她,没接话。

阮轻画坚持:“真的,你忙你的,我是个成年人,不用太担心我。”

江淮谦思忖了会,没再勉强。

他确实还有不少事要忙。

-

回到家后,阮轻画慢悠悠地化了个妆,才去孟瑶那边。

她到的时候,孟瑶还没睡醒,迷迷糊糊地和她说话。

阮轻画看她这样,忍不住往床上躺,提议道:“要不再睡会吧,我也困了。”

孟瑶:“……”

她睁开眼,睨她一眼:“怎么困了?”

她问:“昨晚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。”

阮轻画扬扬眉,在面对她的时候无比厚脸皮:“这就不好说了。”

她说:“你这个单身狗现在不适合听,你懂吧。”

孟瑶噎住,没好气地朝她丢了个枕头。

“你就嘚瑟吧。”

阮轻画笑,趴在她旁边说:“瑶瑶。”

“干嘛?”

“谢谢你。”阮轻画认真道:“如果不是你一直鼓励我,我其实没有迈出去的这一步。”

闻言,孟瑶觑她一眼,很是嫌弃。

她拉了拉被子,打着哈欠说:“不一定的,即便没有我,你也迟早会接受江总。”

“怎么呢?”阮轻画好奇。

孟瑶白了她一眼,淡淡说:“这还不简单吗,江总非你不可,而你逃不掉这种深沉男人的陷进。他步步为营,让你无处可逃,你懂吧。”

阮轻画:“……”

她看着孟瑶,回忆了一下,不得不对这个说法表示赞同。

好像是这样。

从江淮谦来Su到现在,阮轻画遇到的很多事,都有他存在的影子。

那些事不全是江淮谦做得,好的不好的,他都会第一时间出面,为她解决。

这样的攻略,阮轻画确实也坚持不了太久。

也正是因为此,当初在国外,她才会直接跑回国。江淮谦这个男人,她一旦沦陷,这辈子都无法抽身。

这是阮轻画很早便明白的道理。

孟瑶看她沉思模样,笑问:“是不是觉得我说的非常有道理?”

阮轻画:“嗯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。

孟瑶哎呦了声,伸手抱了抱她说:“以后我抱你是不是得经过江总允许才可以?”

阮轻画想着江淮谦对孟瑶的那些莫名醋劲,沉吟道:“他不会允许。”

孟瑶:“???”

她噎了噎,瞪大眼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阮轻画笑,半躺在她床上说:“真的,江淮谦说在我这儿你比他重要。”

孟瑶:“……”

她沉默了会,无语道:“霸道总裁还吃闺蜜的醋吗?”

阮轻画点头,笑问:“很幼稚吧。”

孟瑶看她脸上洋溢的笑,抱着她蹭了蹭说:“但偏偏,你很喜欢这个霸道总裁幼稚的点。”

“……”

阮轻画怔了下,倏地一笑:“是啊。”

无论江淮谦是幼稚还是不幼稚,她都很喜欢。

两人窝在房间里聊了会,孟瑶也清醒了不少。

她打了个哈欠,掀开被子说:“走了,去吃火锅。”

阮轻画眨眨眼:“其实也还早。”

“吃完火锅我要把你还给江总。”孟瑶拉开衣柜选衣服,浅声道:“你陪我几个小时就行,我总不能破坏你们的第一个圣诞节。”

阮轻画笑,指了指一侧的东西:“给你的礼物。”

孟瑶眼睛一亮,笑盈盈说:“我也给你准备了。”

她们这么多年闺蜜,节日一般都会给对方送小礼物。

不一定会是贵重的,但一定是实用且对方需要的。偶尔没有必需品,两人就买点小玩意,反正有仪式感就好,礼物小没关系,心意到了就行。

收拾好,两人出门吃火锅。

孟瑶出差这么久,拉着阮轻画吐槽了不少出差时遇到的事。

阮轻画听着,时不时附和几句。

“对了,我听说你们设计部要大改革了?”

阮轻画瞥了她一眼:“不算吧,但确实会有变动。”

孟瑶“啧”了声,瞅了她一眼:“江总一怒为红颜?”

“……”阮轻画微哽,想了想说:“不至于。”

江淮谦做事,是有自己正当理由的,不完全是为了她。

孟瑶笑,想了想说:“倒也是。”

两人提前排了队,到火锅店时正好轮到她们。

进去后,阮轻画给江淮谦发了个消息。

阮轻画:【你吃饭了吗?】

下午江淮谦让司机送她回家时她问过他,晚饭怎么解决。

江淮谦思考了几秒告诉她,回家吃个饭。

阮轻画消息来的时候,江淮谦和他爸江隆在厨房。

江隆刚落地进屋不久,江淮谦便回来了。

简淑云一看,乐了,直接让家里阿姨休息,把晚饭交给父子俩。

她时不时,还在旁边监督。

看江淮谦掏手机,简淑云咳了声:“有些人回了家,手机也不离手。”

她恼怒道:“也不知道我在这个家还有没有存在的意义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江隆瞄了他一眼,低声道:“别玩了,赶紧把你妈爱吃的鸡处理下。”

“没玩。”

江淮谦淡声道:“我回消息。”

简淑云往厨房里走,打探道:“除了女朋友的消息,谁的也不准回。”

江淮谦:“嗯。”

厨房内安静了几秒。

简淑云看他越聊越起劲,和江隆对视看了眼,惊呼了声:“你有女朋友啦?”

江隆手一抖,砧板上的鱼溜到了地上。

江淮谦看了眼,弯腰捡起。

“嗯。”

简淑云瞪大眼,直勾勾望着他,“那你不陪女朋友,回家来干嘛?”

她碎碎念道:“江淮谦,谈恋爱不能像你这样的,你要是这样谈恋爱,人女孩明天就甩了你。”

她道:“你好不容易脱单,珍惜这个得之不易的机会啊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他默了默,放下手机:“妈,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差吧?”

简淑云:“你以为你很好吗?”

江淮谦噎住。

简淑云伤心道:“我以前也觉得你哥挺好的,结果呢,还不是情路坎坷,到现在还单身。”

她感慨:“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你们俩的孩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淮谦听得头疼,想也没想说:“你让我哥再争点气把人带回国就能抱到了。”

简淑云:“?”

她愣了下,扭头看向江淮谦:“这话什么意思?你哥找到女朋友了?”

“不对。”简淑云眨眨眼,“能抱到了,你意思是……你哥不单单有女朋友了,还有孩子了?”

“……”

江隆手里的鱼又溜走了,一点都不听话。

江淮谦看着,一脸无辜道:“妈,我可什么都没说啊。”

话音一落,简淑云冲出了厨房,嘴里念念叨叨:“江淮定敢瞒着我这种大事,他死定了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他抬手松了松衣领,松了口气。

蓦地,江隆声音响起。

“真的假的?”

江淮谦讪讪,“我也是听说的。”

他不爱八卦,是真听那边人说的。

江隆扬了下眉:“吃完这顿饭你赶紧走。”

江淮谦:“?”

江隆拍了拍他肩膀,“我去打个电话安排人送我们去你哥那边,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一时间,厨房做饭的,也只剩江淮谦一个人了。

他看着满厨房的狼藉,突然后悔。

不该提的。

-

吃过饭,江淮谦被赶出了江家老宅。

他正要往停车场走,简淑云叫住他。

“等等。”

江淮谦回头。

简淑云塞给他两个袋子:“你的和你女朋友的。”

她念叨着:“也不早跟我们说交女朋友了,让我临时准备礼物。”

江淮谦失笑,抬手抱了抱她:“谢谢妈。”

简淑云轻哼:“祝你情路顺畅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简淑云拉了拉自己的围巾,低声道:“我要去找你哥算账了,你回去吧。”

“嗯,到了跟我说一声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回到车里,江淮谦看了眼阮轻画发来说吃好了的消息。

他微顿,低问:【需要司机吗?】

阮轻画:【?】

江淮谦:【要不要。】

阮轻画:【那你来吧。】

江淮谦到阮轻画她们吃饭这个商场时,两人正在排队买奶茶。

江淮谦也不催她们,让她们随意逛着。

过了没多久,阮轻画便出现在了车旁。

江淮谦给她开了车门,低问:“孟瑶呢?”

“她说不想当电灯泡,刚刚打车回家了。”

江淮谦:“……”

他敛目,看着她脸上的笑:“很开心?”

阮轻画点头:“对啊,我买的奶茶,还是热的,你尝一尝吗?”

江淮谦垂眼看了眼,“好。”

他没动,就这么看着阮轻画。

阮轻画怔了下,才反应过来:“我……我喂你?”

江淮谦嗓音沉沉:“好。”

阮轻画微窘,双手捧着递到他面前。

送过去时,她才发现吸管上沾了一点点她的口红。

阮轻画刚想收回,江淮谦已经低头碰到了。

他只尝了一小口。

“怎么样,甜吗?”

江淮谦“嗯”了声,看她蹭花的口红,捧着她的脸吻她。

一吻结束,他轻擦了擦她更乱的口红,目光深邃,低低道:“不及你。”

喜欢撒娇请大家收藏:(m.wenxiba.com)撒娇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黎明之剑 恶魔百货 从亮剑开始崛起 雄兵连之最强忍者 女帝 清穿之咸鱼皇贵妃 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 龙皇武神 开天录 女帝生存手册 我的读者遍布星际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一朵花开百花杀 不羁 撒野 沙雕太子被撸秃了 全球高考 大数据修仙 凡人修仙传 特种兵:开局被狼牙特招!
经典收藏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撒野 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 告白 海上无花也怜侬 拜拜[穿书] 如娇似妻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食局 骑遇 入戏 可爱过敏原 偏爱 爆款创业 偏爱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 撒娇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入戏
最近更新 食局 如娇似妻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骑遇 海上无花也怜侬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可爱过敏原 重生之认命 不羁 偷偷藏不住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撒娇 拜拜[穿书]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 诱她入局 撒野 富婆租赁营业中 她又C位出道了
撒娇 时星草 - 撒娇txt下载 - 撒娇最新章节 - 撒娇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