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娇

时星草

首页 >> 撒娇 >> 撒娇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诱她入局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 [快穿]素人女友 撒野 撒娇 如娇似妻 偏爱 她又C位出道了 爆款创业 偷偷藏不住
撒娇 时星草 - 撒娇全文阅读 - 撒娇txt下载 - 撒娇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七十九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深秋时节, 一到下班点天就暗了下来。

一阵秋风吹来,让人瑟瑟发抖。

下班后, 孟瑶跟同事聊了几句, 便独自回家了。

阮轻画晚上有约,她没小伙伴一起,只能一个人独享晚餐。

回家路上, 孟瑶拐进了一家小超市, 进去买了点做饭的食材才回家。

她租的房子距离公司不远,是一室一厅的小屋子, 虽窄小, 但布置很温馨。

这是她和前男友分手后租的, 阮轻画陪她一起布置的。

想到这, 孟瑶很苦涩地笑了笑。

她走到窗边, 把窗帘拉上, 把喧闹的街市隔绝在外,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小房间里。

孟瑶不是个对吃食挑剔的人,但也不会委屈自己。

她煮了一小锅美食, 看上去色泽鲜美, 味道还不错。

想了想, 孟瑶还给好友阮轻画拍了个照片发过去。

没一会, 阮轻画的消息回了过来:【哇!看起来好好吃, 下回我要吃。】

孟瑶:【下次做给你吃。】

阮轻画:【嘿嘿, 我晚点回去, 要不要给你带点什么?】

孟瑶:【不用,要什么我们下回逛街去买。】

阮轻画:【好。】

和阮轻画聊了一会,孟瑶找了部电影, 打算边看边吃。

其实单身后, 她挺享受一个人的自由生活的,但偶尔又会有点孤单。

孟瑶把晚餐吃完,电影也是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的。

她每次看,都颇有感触。

看完,孟瑶也不想动,不想去洗澡收拾。

她懒散地靠在沙发上,无所事事地玩手机。

正玩着,以前同学突然给她发了个游戏邀请。

孟瑶:【?】

同学:【瑶瑶,有空组队玩游戏吗,我们差一个人。】

孟瑶想了想,确实也没什么事:【好啊,我上号。】

孟瑶偶尔会玩玩和平精英这个游戏,游戏技术不好不坏,看手感发挥。

同学也是曾经一起玩过的,偶尔组过队的,但后来孟瑶工作太忙,加上乱七八糟的原因,就搁置了。

不过手机里,还有这款游戏。

孟瑶更新了一会,被拉入队伍。

队伍里四个人,同学一一给她介绍了一番,孟瑶发现还都是熟人。

她笑着跟大家打招呼,和大伙闲聊着。

“孟瑶,最近忙什么呢,好久没看你玩游戏了。”

孟瑶笑:“忙着上班啊。”

她说:“公司事多。”

“你们公司真不错,听说被J&A收购了,以后能调去J&A的话,前途无量吧。”

孟瑶:“希望我有这个机会。”

几个人调侃着,大家都是老同学,也没人问她和前男友分手的事,孟瑶觉得还挺舒服的。

她对过去那段感情,怎么说呢,早就走出来了,但偶尔被提及,会觉得自己一番真心喂了狗,所以孟瑶不爱提。

第一局打着,孟瑶还有点懵。

她太久没玩了,找不到手感了。

没多久,孟瑶便成了盒子。

她委屈巴巴地听着另外三个队友聊天,非常非常无聊。

打了几局,孟瑶才渐渐找回手感。

但时间不早了,队友们都打算休息了。

孟瑶想了想,倒是没提出还想再来一局的想法。

等大家都下了后,孟瑶决定随机匹配一下,再玩两局就睡觉。

孟瑶本身就是夜猫子,玩到一点很正常。

她匹配一个队伍时,里面的人说了句:“是个妹子啊。”

孟瑶一顿:“嗯是的,介意吗?”

她声音一出,队伍里的三人都沉默了片刻。

她看一号出声,“看我们枪王介不介意。”

孟瑶微哽,哭笑不得说:“那我退了,抱歉。”

“不用。”她正想点按钮,听到了清清冷冷的男声,还怪好听的。

孟瑶手指一顿,下意识地扬起了眉头。

她很声控,日常会听广播剧什么的睡觉,对声音的敏锐度很高。

瞬间,孟瑶也不想退了。

这么好听的声音不能错过。

她愣怔片刻,笑笑说:“行,不过我技术有点差,很久没玩了。”

“没事没事。”三号说:“我们有二号枪王,保证带妹妹……还是姐姐吃鸡?”

孟瑶想了想:“我应该是姐姐。”

听声音,她感觉这群人还挺年轻的。

她随口问:“你们是朋友”

一号:“我们是同学。”

莫名,孟瑶想到了她之前跟阮轻画放的豪言。

她想找个弟弟谈恋爱。

思及此,孟瑶被自己的思想给呛住了。

她轻咳了咳,拖长着尾音说:“这样啊,大学生吧。”

他们大概也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,直接承认了。

孟瑶一笑:“那我确实是姐姐。”

说完这句,她便没再多问。

玩游戏也要掌握分寸,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,得把握好那个度。

问多了让人烦,问到隐私了更让人烦。

孟瑶瞥了眼,二号除了最开始说那句话之后,没再出声。

游戏开始,她看了眼标点。

哦,这个二号标了训练基地。

孟瑶反省了一下自己的技术,大概预料到了落地成盒的可能性。

跳伞下去,孟瑶还没回神。

倏地,耳畔传来一号说话声音:“左边那栋房子有人,姐姐快跑。”

孟瑶一愣,不得不说大学生真的还挺甜的。

她弯了下唇,高兴地应着:“好。”

孟瑶开始在房间里搜东西,训练基地物资多,但同样的,死的速度也很快。

没一会,她便听到了左右两边传来的激战声音。

孟瑶捡了两把不怎么厉害的枪往外跑。

刚跑出去,看到的是二号开枪杀人的画面。

一枪一个,真是绝了。

孟瑶呆愣三秒,看这激战模样,也朝对面开了枪。

好在没太丢脸,孟瑶默默地打死了一个人。

一番打斗过后,三号说:“我两个人头,你们呢。”

一号:“三个。”

孟瑶:“……一个。”

三号:“枪王几个。”

陆景舟:“……六个。”

一下子,三队没了。

孟瑶算了算,总觉得喊二号枪王,有点儿道理。

从训练基地离开,一行人往圈内走。

孟瑶跟在三个人后面,总觉得自己略显笨拙。

她抢还没配齐配件,偶尔还会拐进房子里去搜。

正搜着,二号声音出现。

“四号。”

孟瑶过了会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喊自己。

她愣了愣,应了声:“啊,怎么了?”

二号:“你是什么枪?还差什么?”

孟瑶看了看,低声道:“M762和SKS,想要快扩和握把。”

二号“嗯”了声,淡声道:“先往圈里走,待会给你找。”

孟瑶:“……”

她没说话。

一号出声调侃:“哟,枪王什么时候还负责帮人找东西了?”

二号不说话。

三号附和:“这是姐姐,当然要帮忙找了,你看换作是你,他只会叫你给他分子弹。”

说到这,三号想起了一件很好笑的事,他也没顾忌着孟瑶,直接道:“我还没跟你说,有一回你不在,我们几个打游戏,他手里没子弹问我有多少,我说我也只有二十发,你知道他说什么吗?”

一号想也不想,“他能说什么,他肯定说让你全部给他,你拿着没用。”

三号:“……操。我当时气笑了。”

两人聊得火热,孟瑶跟在二号后面,听到他不紧不慢说了句:“二十发都打不死一个人,你拿着有什么用?”

三号:“卧槽!你别侮辱人啊,我那是失误。”

二号语调散漫,又带着一丢丢的高傲:“哦。”

……

至少孟瑶是这样觉得的。

她听着,特别特别想笑。但又觉得笑出声不好意思,努力地压住了自己笑声。

突然,二号说了句:“想笑就笑。”

孟瑶:“……抱歉。”

她讪讪:“不是故意的。”

一号和三号开始笑,逗着孟瑶玩似的。

孟瑶发现,和大学生打游戏,还挺放松的。

他们偶尔会说点脏话,但都无伤大雅,会开玩笑,但玩笑不会过。

也可能是考虑到了队伍了她这个唯一的女性,稍稍收敛了些许。

打了好几局,孟瑶越大越精神。

之前攒起来的那一点点困意,全然消失不见。

到一点多,一群人才问她:“姐姐,你明天要上班什么的吗?”

孟瑶一愣,“要。”

她笑了下,温声道:“我打完这局就睡了。”

打完最后一局,孟瑶跟三个人打了声招呼,还真躺下休息了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一晚上,她的梦里都在打游戏,都在开枪杀人。

-

翌日,孟瑶出现在公司。

同事看她一脸颓靡神色,忍不住调侃:“瑶瑶,昨晚干什么去了?”

孟瑶自然能听出话外之音,笑着配合:“打了一晚上游戏,太消耗我精力了。”

同事莞尔,诧异道:“你还玩游戏啊?”

孟瑶点头:“很久不玩了,昨天突然玩了下,感觉还蛮有意思的。”

“那确实。”同事附和说:“而且打游戏还能跟不同人聊天,当然遇到好玩的队友有意思,遇到猪队友就很气人了。”

孟瑶听着同事的碎碎念,一时间并不确定……自己是不是就是同事口中的猪队友。

毕竟昨晚那几局游戏,她好像都是最早死,就算没死,杀的人也最少,老是被他们救。

想到这,孟瑶颇为感慨地发了个朋友圈。

【我孟瑶,从今天开始,回归练枪。】

一发出去,不少同学同事纷纷给她留下了问号。

孟瑶看了看,发现这话有点儿歧义,默默在评论区补充:【我指的是,在和平精英杀人练枪。】

阮轻画看到她这欲盖弥彰的朋友圈,毫不客气地给她发了一连串哈哈哈哈哈。

孟瑶:【再笑绝交。】

阮轻画:【那你舍不得的。】

孟瑶:【离谱。】

阮轻画:【怎么突然放出这样的豪言壮志了?昨晚玩游戏去了?】

孟瑶:【对,而且还遇到了几个弟弟,嘿嘿嘿,声音真好听。】

阮轻画:【???】

孟瑶:【不过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和他们一起玩。】

阮轻画:【入迷了呀?】

孟瑶:【你别说,还真挺好玩的,最重要的是弟弟都蛮可爱。】

阮轻画:【。】

两人聊了会,孟瑶也没多说。

毕竟她也没有很了解,只是一起打了一次游戏而已。

晚上下班,孟瑶原本想着继续随机匹配。

结果一点开游戏,便看到了好友申请,是昨晚的那个一号。

她扬扬眉,很快速地通过了。

只不过通过后,对方不在线,也没给她发消息过来。

一时间,孟瑶还有一丢丢惆怅。

这一晚,孟瑶的游戏体验感非常一般,她匹配到的队友不仅话多,而且脏话很多,都是非常不入耳的那种。

她玩了两局,便丢下手机睡觉去了。

……

另一边,陆景舟刚忙完回到宿舍,室友忽然喊了声:“卧槽!那个姐姐通过我好友申请了。”

“哪个姐姐?”另一室友问。

“就昨晚和我们打游戏的那个,声音很好听的那个姐姐,人也很可爱。”一号男子嚷嚷说。

另一没参与游戏的室友吹了声口哨,上课时听他说起过这事:“就那个昨晚让陆景舟一局游戏救了四次的姐姐?”

陆景舟:“……”

一号室友:“对。”

他看了眼陆景舟,挑眉一笑问:“今晚玩游戏吗?”

陆景舟神色散漫,身上还穿着牛仔裤和单薄的卫衣,淡淡说:“不玩。”

他今天给导师帮了个忙,一天没怎么休息,有些累了。

“无趣。”

室友嫌弃看他,“你就不怕姐姐在游戏等你?”

闻言,陆景舟冷漠看他,“你想的有点多。”

室友噎住。

陆景舟没把玩游戏遇到的队友放在心上,他昨天之所以没觉得孟瑶讨厌,一个是声音听着很舒服,另一个原因是孟瑶话不多,很有分寸。

陆景舟很讨厌话多的队友,与其再重新匹配一个,倒不如和她一直打着,本来也不算特别拖后腿。

至少目前来说,陆景舟是真的没想多。

-

之后几天,孟瑶陆陆续续上过游戏,但都没再和陆景舟几个人碰上。

公司临时有事,孟瑶忙忙碌碌了小半个月。

有天周末忽然空闲下来了,她才想起被自己搁置了的游戏。

孟瑶无聊地点开,打算边看电影边玩一玩,练练。

刚上去,便收到了邀请。

孟瑶一愣,发现是上回的一号。

她没多想,直接同意进去。

一进去,一号热情地和她打招呼:“姐姐好久不见啊。”

孟瑶:“是有点儿久了。”

一号笑:“但一上来就碰见了,也是缘分。”

孟瑶轻笑,“嗯。”

几个人聊了两句,游戏开始。

孟瑶半个月不打,再次回归新手状态。

她懵懵的,被人机打了也找不到人。

正茫然时候,一侧冒出了队友。

陆景舟顺便给她解决了,孟瑶看了两眼,啥也不说,冲过去舔包。

陆景舟看着,一时哑言。

打了两局,一号开始闲聊。

“姐姐你是做什么的呀?”

孟瑶:“市场方面的。”

“哇。”一号惊呼:“那姐姐口才一定很好。”

孟瑶:“错了,我口才不好。”

她当初会选这个专业,完全是一时脑热。

只不过毕业后发现,还挺好的。

做久了也就习惯了。

一号“噢噢”两声,开玩笑说:“姐姐一定在谦虚。”

孟瑶:“没有呢,你们呢,大学生学什么专业的。”

“计算机的。”一号抢答:“我们今年大三了。”

孟瑶讶异,算了算:“那明年这个时候,也出来实习了吧。”

“是啊。”上回的三号接话,“姐姐工作感觉怎么样?”

孟瑶想了想,说了句:“有好有坏,和念书时候体验不同。”

她认真地在房间里捡东西,温声说:“正常人对待就好。”

几个人随口闲聊着,聊得内容越来越多,孟瑶和他们也渐渐地熟络起来。

之后,孟瑶莫名的每天晚上被他们拉着一起打游戏。

她还惊讶过,问他们之前也是这样随机匹配队友吗。

一号毫不犹豫说:“之前不是,之前我们宿舍四个人都玩这游戏。”

孟瑶:“那现在怎么缺人了?”

三号:“另一个室友叛变,变狗了。”

孟瑶稍稍领悟了下这话意思:“谈恋爱了?”

“对。”一号道:“姐姐你很懂嘛。”

孟瑶弯了下唇,没有隐瞒道:“嗯,我大学谈恋爱的时候,别人也这样说过我前男友。”

众人突然就安静了。

一号似乎是想说点什么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忽然间,少话的陆景舟忽然说了句:“大学谈个恋爱挺好。”

这话一出,孟瑶还没来得及吱声,一号和三号齐刷刷呸他:“挺好那学校跟你表白的女生你怎么都拒绝?”

“就是就是!枪王你说这话心不虚吗。”

陆景舟还真不虚,他给孟瑶丢了个消音,淡声道:“我为什么要心虚?”

一号:“你需要我帮你回忆回忆吗,上回英语系的校花跟你表白,你怎么说的来着,学业为重,谈恋爱容易分心。”

说到后面,他还很生气:“我他妈的那是我女神,就这样被你拒绝了。”

陆景舟:“哦,我那是在给你机会。”

一号:“???”

陆景舟慢悠悠道:“我拒绝了,她伤心了,不是正好给你去安慰的机会?”

一号无话可说。

为什么有人可以狗到这种地步,为什么!!

孟瑶听着几个人的对话,忍俊不禁。

她无声地弯了弯唇,开玩笑说:“和你们聊天,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“跟姐姐打游戏也很有意思。”

孟瑶扬扬眉,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弟弟们,可真的会哄人开心。

没有人不喜欢这样被夸。

不过孟瑶也从几个人口中大概了解了他们的个性和部分有效信息。

一号沉迷游戏,有女神,话比较多,目前单身。

三号话不算特别多,但偶尔也很逗趣,同样的也是单身,身高好像不是很高,被一号吐槽过。

而声音最好听话最少的二号,应该长得比较帅,校花表白都拒绝,那一定是帅哥。打游戏的技术好,性格感觉有点冷,但也不差,说话也还挺有意思的。

孟瑶和这群人持续打了大半个月游戏,有一天忽然提议到加微信,以后好喊她一起玩,她也没拒绝。

孟瑶的朋友圈是对外开放的,另外三位也是。

一号和三号的朋友圈偶尔会发些东西,有吃的也有打游戏的战绩什么的,唯独二号,空白一片,不过头像很可爱,是一只小猫的。

孟瑶猜测,那应该是他自己养的猫。

渐渐的,几个人对对方了解越来越多,孟瑶虽没听他们说过学校名字,但也从对话中猜了出来,是南城有名的一所高校,计算机还是这学校的王牌专业。

至于她的信息,她也没藏着。朋友圈公开,想看就看。

-

这日,孟瑶和阮轻画约了一起吃饭。

两人有段时间没好好聚了,好不容易凑一起,吃完后又约了逛了一会街,去商场几个点打卡,拍了不少照片。

回到家,孟瑶没多想地发了朋友圈。

她会习惯性地分享生活,无论有没有人,给自己的未来留个记忆。

刚发出去,孟瑶收到了一堆人点赞。

大多数,都是在夸她和阮轻画越来越漂亮。

孟瑶笑着挑了几条回复,正想退出朋友圈,看到了新的点赞。

是陆景舟的。

孟瑶还不知道他全名,只知道他姓陆。

她扬扬眉,倒觉得有点儿惊奇。

之前她也发过两次朋友圈,但陆景舟从没点过赞。

孟瑶挑了下眉头,退出朋友圈后,还看到了他消息。

Lu:【打游戏吗?】

孟瑶:【……其他两个呢?】

这是私聊。

Lu:【他们晚上有点事,双排,来吗?】

孟瑶:【……可以,但你等我一会,我卸个妆。】

lu:【好。】

孟瑶飞快地跑进浴室卸妆洗脸,清爽了才点开游戏。

两个人双排,太安静了总觉得怪怪的,但陆景舟不爱说话,这说话的人自然就变成孟瑶了。

她试图,让氛围活络一点。

“他们今晚去哪里了呀?”孟瑶随口问。

陆景舟:“吃饭。”

孟瑶“哦”了声,笑问:“你怎么不去?”

“没什么意思。”陆景舟淡淡解释。

孟瑶想着他这性子,默了默说:“大学多参与点活动,也挺好的。毕业出来了就没想法了。”

闻言,陆景舟笑了声:“嗯,你这是过来人心态?”

孟瑶:“对啊。”

她说:“你们还小,出社会就懂了。”

闻言,陆景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忽然道:“姐姐。”

孟瑶愣住,总觉得‘姐姐’两个字从他嘴里喊出来,格外的好听。

她仔细回忆了一下,从认识到现在近两个月时间,其他两个一直喊她姐姐,但陆景舟是第一回喊。

孟瑶抿了下唇,莫名心虚:“怎么。”

陆景舟:“我们年龄只差三四岁。”

孟瑶噎住。

陆景舟:“还有,我不小。”

孟瑶:“……?”

喜欢撒娇请大家收藏:(m.wenxiba.com)撒娇文学吧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入戏 偶像直播秀 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 龙皇武神 [综英美]生而超人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撒娇 大数据修仙 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 开天录 白月光是假的 可爱过敏原 清穿之咸鱼皇贵妃 不做替身 常九娘 女帝生存手册 外乡人的旅途 富婆租赁营业中 斗罗之铠甲神装 万法无咎
经典收藏 诱她入局 不做替身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骑遇 [快穿]素人女友 爆款创业 鬼使神拆[重生] 海上无花也怜侬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可爱过敏原 如娇似妻 食局 告白 她又C位出道了 偷偷藏不住 重生之认命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[快穿] 拜拜[穿书] 不羁
最近更新 骑遇 绿茶女配拿马赛克剧本 享哥不按套路出牌 拜拜[穿书]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偏爱 诱她入局 如娇似妻 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 [快穿]素人女友 撒野 不做替身 不羁 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食局 可爱过敏原 海上无花也怜侬 爆款创业 告白
撒娇 时星草 - 撒娇txt下载 - 撒娇最新章节 - 撒娇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